书评天地

浅析卡夫卡《变形记》的表现主义特征

文章来源:其他作者:林茜倩 发布时间:2010年03月22日 点击数: 字体:

表现主义文学思潮发端于20世纪的德国,它是由绘画艺术领域扩展而来的。它在文学理论和批评史上主要是指以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和英国美学家科林伍德、阿诺·里德等人为代表的以艺术为表现的文艺理论。表现主义文学思潮在德国和奥地利的表现得尤为强大,来自奥地利的小说家卡夫卡便是表现主义小说创作方面的代表。笔者认为,《变形记》作为卡夫卡最著名的中篇小说,其所变现出的表现主义文学的特征是很值得读者去探讨的。

一、融合对立的元素——现实与非现实、正常人与非人、合理与荒诞的矛盾组合

表现主义与印象主义相反,它认为文学并不是像一面镜子似的复制生活,有时经过变形的生活反而更贴近生活的真实。在小说《变形记》当中,无论是现实与非现实的场景,合理与荒诞的事物,还是正常人与非人都可以共存于作品当中。这些元素看似矛盾却不损减作品的艺术价值,而且能和谐地融为一统一体。矛盾的各方并不消除对立关系,却在对立状态中互相抗衡、冲击,比较、映衬,使读者产生非常新奇的审美感受。《变形记》这部小说便产生了强大的艺术张力,从而增加了作品的审美意蕴。

小说从主人公格里高尔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开始说起,给全文奠定了一个荒诞的基调。在现实的世界里,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人变成的甲虫这种不现实的动物却还在小说当中的现实生活里存在着。作者用写实的手法写格里高尔变成甲虫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唯有由人变来的甲虫以及它的活动是不现实的。但是这一切并不会给人造成一种谬感。作者很巧妙地将人与动物的思想动作结合起来。格里高尔刚变成虫时,心里面还会想着“起床这么早,”他想:“会使人变傻得。人是需要睡觉的。”他始终惦记着他的家人,惦记着他的工作,他忘不了它是一个人。“接着他让自己靠向附近一张椅子的背部,用他那些细小的腿抓住了椅背的边。这使得他得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格里高尔变成了甲虫,却还具有人的意识,甚至可以用人的意识控制动物的躯体。作者虽然改变了人和动物原有的形态和属性,但这些细节的描写似乎又是十分合理的,所以整体荒诞却不荒谬,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合理的。因为正是这样荒诞的写法引起了读者对这个世界最清楚、最深刻地认识。格里高尔变成甲虫后的艰难状况正表现了在格里高尔生活的年代,小人物因弱小而充满了危机感与灾难感,并陷入了无助的困境当中。荒诞之下,《变形记》曲折却更想象生动地反映出了更深层的东西,发人深省。

二、揭示事物的本质——穿透现象揭示最真实的面貌

卡夫卡在《变形记》当中并没有使用具有鲜明的个人感情色彩的语言叙述着,他只是很有选择地给我们展示一系列的现象,作品的主题思想、事物的本质却悄然浮现于字里行间,卡夫卡告诉我们的便是最真最永恒的真理。

格里高尔变成了一只可怜的动物,从而周围的人对这个可怜的动物的态度入手,我们就能更加清楚地认识人与人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格里高尔的父亲无情地把他往后赶,一面嘘嘘叫着,简直像个野人。”儿子刚刚变成甲虫,父亲竟然不会感到奇怪,只是觉得儿子让他们丢脸了。他无情地驱赶儿子,到后来甚至想用苹果砸死他。父与子的亲情丝毫不顾,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冷漠到了极点。格里高尔的妹妹葛雷特,一开始还很关心格里高尔,给他送食物,为他腾出自由爬行的空间。而时间在小说是最好的考验者。格里高尔心目中的善良的妹妹没过多久就给他吃不新鲜的东西和残羹冷炙,完全把他当动物看待。再到后面,葛雷特却连对动物的同情心都没有了。 “‘他一定得走,’格力高尔的妹妹喊道,‘这是唯一的办法,……这就是我们一切不幸的根源。’”在格里高尔最亲爱的妹妹眼中,他已经成了她的仇敌。母亲表面上想要保护儿子,却不敢进去看儿子。终于有一次鼓起勇气进去了,竟然吓晕了。骨肉之情还是经不住考验,母子间的心灵距离遥远得可怕。格里高尔死去的时候,他的母亲并不阻止仆人用扫帚扫儿子的尸体,并听从丈夫的话再身上划了了个十字,感谢上帝让变成甲虫的儿子死了。她同她的家人一样,并不是为格里高尔得到了解脱而高兴,而是因为他们自己解脱了而庆祝。卡夫卡带领我们透过温情的面纱,看到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以及扭曲的人性。亲人尚如此,更不用说格里高尔所在公司的秘书主任。秘书主任虚伪的话让我们看到冷酷无情的他“忠心耿耿”于资产阶级,充当剥削的刽子手丑陋面。他光会吹嘘对过去格里高尔的信任和袒护。当了解格里高尔迟到的真相后逃得比谁都快。对自己的下属没有任何关爱之情,这样的人说他曾经会袒护格里高尔,已经虚伪到了极点。

卡夫卡通过一系列现象的展示,毫不客气地揭露了当时社会中异化的人格。他所揭示出的人与人直接的关系是最可怕的,却又是最真实的。当格里高尔不能再工作的时候,对于他的家人,他的公司,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在卡夫卡笔下似乎是靠价值利益建构起来的。正如格里高尔的妹妹葛雷特。在过去,她的父母亲总是骂她的,说他是不中用的女儿。因为格里高尔变成甲虫后只有她敢进他的房间,所以他的家人开始对她表示感激。父母亲对葛雷特的温情原来是有条件的,而不是出于天性。在这样的社会当中,人们的人格严重异化。当他人能为自己创造价值时,兴许对人家还有几分温情。当一个人失去价值时,就连虚假的温情也不复存在了。在这样残酷的世界里,格里高尔充满了孤独感、危机感、恐惧感,这也是许多人普遍具有的心理症状。表现主义作家就是倡导表现“本质”,通过内心外化揭示人的最真实最深层的心理意识。卡夫卡更是如此,他透过现象揭示本质,赋予《变形记》以永恒的意义。

三、展开丰富的想象——扩展表现的思想情感

想象是艺术的翅膀,借助想象,卡夫卡如鱼得水,使得他的表现主义小说更具表现力。表现主义文论认为艺术是一种经验形式,它的实现要借助于想象活动。这种想象活动是一种审美活动,在想象的经验水平上,原始的情感会转变成一种理想化的情感,这就是想象要完成的任务。表现主义理论家科林伍德认为艺术本质是情感的表现,是一种“纯粹的想象”。表现主义文论十分重视人的感觉经验的主观因素,强调内心、自我、人神契合的情感作用,将人的想象作为艺术的本原之一。虽然表现主义强调的想象并不是不着边际,完全任意的想象,但他在一定的范围内来说是一种非常自由的主体心理能力,它的主要功能在表现主义文学里就是表现情感。想象的因素在表现主义当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变形记》的想象这一特征表现得尤为明显。

艺术不是对生活原原本本的复制,想象是一种审美活动,它能够创造一种新奇的世界,使作品所要表达的东西更加形象生动。在《变形记》当中,作者发挥了神奇的想象力让格里高尔不可思议地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与其说格里高尔是用他的人的意识控制动物的躯体,还不如说是作者在运用它的想象力来控制这一切。“可是下一个动作就非常之困难,特别是因为他的身子宽得出奇。他得要有手合胳膊才能让自己坐起来;可是他有的只是无数细小的腿,它们一刻不停地想四面八方挥动,而他自己却完全无法控制。”卡夫卡想象格里高尔去适应甲虫的躯体的艰难过程,别样的传达出了主人公的无助感,危机感,更加深刻地展示了人生存的困境。格里高尔变成甲虫后与家人相处的场景也是靠想象力来完成的。人是怎样对待普通的甲虫并不难写,而不同的是作品当中的甲虫是格里高尔变的,而且巨大无比。他的家人,他的上司,他们家的仆人以及后来的房客对这样奇异的动物是怎样的态度就要借助于丰富的想象活动来描写。这些想象常常不符合现实生活规律,表现得十分怪诞。但是在表现主义里,事物的本质往往会通过荒诞的手法表现出来,而荒诞的东西没有想象力是不能被表现出来的。疯狂的想象背后是作者最清醒的认识。

《变形记》从表现主义的角度来看,具有许多表现主义的特征,而现实与非现实,合理与荒诞、正常人与非人的矛盾组合,以及透过现象揭示本质和想象这三个特征尤为明显。借助这三种特征的探讨,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感受《变形记》的表现主义之魅力。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二中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